首页 > 新闻资讯 > 头条新闻

三年后的今天,在杭州的风雪中,我竟然遇见了和我在北京过夜的她

时间:2021-07-03 06:01:50 栏目: 头条新闻
【导读】:169网目录大全(https://www.169zx.com)在线提供,行业资讯「三年后的今天,在杭州的风雪中,我竟然遇见了和我在北京过夜的她」,供行业资讯爱好者免费阅读。
本文地址:https://www.169zx.com/news/1139.html

三年后的今天,在杭州的风雪中,我竟然遇见了那年和我在北京过夜的她,那一夜……我以为我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了,所以我在这里我在北京的风雪中漫不经心地走着我想告诉她一些事情却面无表情的擦身而过……今天广州一夜情,在北京的风雪中,我居然又遇见了她。今晚,北京某处,一名身穿黑色羽绒服的男子从奔驰的副驾驶座上走下来。我刚从她身边经过。她和一个瘦瘦的中年妇女走在一起,脸色惨白。看到我,她有些吃惊。她好像认出了我。而我,当然认出了她,或者说,这两年我还在找她。但那一刻,我还是面无表情的擦身而过。 2005年1月,我去上海出差。由于航班延误,飞机直到晚上八点多才起飞。在飞机上,我对面坐着一个非常漂亮的男人,大约28岁。虽然她太不爽了,但空姐送啤酒的时候,也只是淡淡的要了一杯水。我和她搭讪,她冷漠地回答我。在断断续续的谈话中,我得知她是来上海玩的。我问她对北京熟悉吗?她说自己从来没有去过北京,但是北京的天气太热了,心里很着急,就在温暖的上海待了一段时间。于是我在广州中山大学学习后担任她的顾问,她的情绪似乎逐渐好转,但谈话中掩饰不了她的孤独和焦虑。飞机降落广州白云机场后,我问她要去哪里。她说她不熟悉这里,也没有预定卧室。我说,要么和我一样,住在先烈中路的浙江大厦。这家酒店是对有广东身份证的人的优惠。于是我们打车去了浙江大厦。当我们在接待处登记卧室时,服务员问我是否只有一间卧室。我转头看她,她不置可否。我心里有点欣喜若狂,所以我们就住了一个标准间。直到这个时候,我还是个伪君子。到卧室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30分了。我觉得这有点尴尬。毕竟,我只遇到了没有几个小时的人。于是我们到外面去吃粤式粥,聊了一会儿。再次去卧室休息时,已经快凌晨一点了。洗完澡,我们每个人都睡在一张床上。在黑暗安静的卧室里,我无法入睡。另一张床上,她静静地睡着,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我轻轻地问她是否在睡觉,她说没有。我坐在她的船侧,她的身体向上移动,我躲在她的床上,我的身体接触到她柔软的身体,我感到四肢冰凉。我侧着她的身体,她没有反抗。当我走进她的身体时,我发现它已经太湿了。那天晚上,我们都太热情了,我们和谐快乐地做了四次。快要睡着的时候,从阳台上已经可以感觉到上海的早晨快到了。当我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了,我们仍然赤身裸体地坐着拥抱。她也醒了,看着我,脸上带着微笑。 “快乐的?”我问。 “没关系。比我男朋友好多了。” “你男朋友?你有男朋友吗?” “是的广州一夜情,我可以有男朋友吗?” “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有男朋友?我看你是不是太迷茫了,怎么一个人旅行,怎么坐客机。” “他比我大12岁,是个房地产经纪人,而且他已经离婚了。” “你好像一点都不爱他。” “是的。”你不爱他,何不找个你喜欢的女人,年轻点。你条件好。” “哈哈,找你吗?” “我承认我有点喜欢你。” “喜欢我是谁?” “你身体好,皮肤好,前额凸出来并且背部是翘曲的,可以看出你的学历也不算太低。另外,和你发生性关系的人感觉很好。”我老实回答。 “哈哈”她露出讽刺的表情,“但像你这样的女人不仅能给我性高潮,你还能给我什么?一个房子?车?” “哈哈,是啊,我没有,但我不仅在床上比你男朋友更能干,我还年轻,我还有资本。” “那是。他只有钱和前列腺炎。” “哈哈”我觉得我和她的谈话太恶搞了,因为我基本上没有准备好和她一起发展。 “他不是我喜欢的人。但如果你嫁给一个你不喜欢的人,至少你不会受重伤。而且,他很有钱。”我无语了。今晚,我要去海珠区办事。我问她:“你有什么安排吗?” “不。” “那我带你去珠江边走走,去那里晒晒太阳。北京此时北京没有北京的阳光。” “好。”匆匆忙忙做完就回到了海边,她还在那种地方享受着阳光。 “一起走珠江?”我建议。她默默点头。我指着中山大学告诉她,我曾经在这里读书。 “你读书的时候经常带女朋友去珠江吗?”她问。 “看来我带了几个” “你怎么这么骂人?” “人,都是这样的,总是错的。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有时是亲情,有时是欲望。”她点点头。我向她伸出手,她自然而然地把手放在了我的手上。那天晚上,上海的一个朋友帮我捡起灰尘,让我去天河体育场附近的一家餐馆喝水。我接过她,把她介绍给我的朋友。席间,我去洗手间,蝌蚪老同学跟在后面:“嗯,你做多久了?” “你在说什么,同事!” “我太惊讶了。”是啊,你们看着对方很热情。” 蝌蚪老贼笑了笑。我哪里愣住了,我根本没有意识到,但老蝌蚪居然会感觉到?那天晚上是星期六,我们在海珠附近找了一家KTV跳舞,她慢慢融入我们中间,和我一起唱了几首情歌。在啤酒和朦胧的灯光中,我慢慢迷失了自我,还和她喝茶,我亲吻她在同学们的喧嚣声中,凌晨三点,我和她带着几分醉意回到浙江楼。一进卧室,我就冲动的把她压在床上,吻了她。 . 她很快反应过来,在我身下摇晃她。我带她去浴室,在水龙头下洗了两个人的尸体。后来,我把她湿漉漉的身体抱在脸盆对面的花岗岩桌子上,和她很好地相处。虽然她很高兴,她大声尖叫,疯狂地呻吟。当我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海的另一个早晨了。下午,我的一个朋友在天河体育场的外场挤满了一个篮球场,我们朋友的球员和他们公司的球员比赛。广州午后的阳光很暖和。她帮我挽起外套,端来矿泉水,坐在海珠场边上看我们打球,就像我大学里的闺蜜一样。中场休息,我坐在她后面吃饭,她帮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快乐的?”我问她。 “没关系,我也不是很懂,就是看着一堆女人追着跑,你玩的真好。” “我在床上工作好还是玩好?”我对她耳语。 “死了不好。”她有些胆怯,有些绝望。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多,童年、高中、大学、工作等等,她的头还依偎在我的怀里。

标签:

版权声明:

1、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看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2、本站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3、若侵犯您的版权或隐私,请联系本站管理员删除。